独家-美拆弹部队前军官:特朗普是来给美国“灭虫”

2017-12-09 10:28 来源:高尔夫赌博网站

独家-美拆弹部队前军官:特朗普是来给美国“灭虫”

这趟飞机早上8点45起飞,大部分人为了赶飞机都是空着肚子。

独家-美拆弹部队前军官:特朗普是来给美国“灭虫”

  午后国会山,艳阳斜照。

穿着鼻挺黑色西服的麦斯特迎面走来,光头、八字眉、笑脸、整齐洁白的牙齿,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,其次,才是他的义肢。  “军队里的朋友常对我说,身为一个特种部队成员,你的笑容太多了。

”麦斯特笑。

  ““DC夏天太热”,麦斯特把身体重心压在右手拐杖,举起左手掌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,阳光直愣愣地透过他光秃秃的指缝。

  眼前是个失去双腿和食指的美军特种部队退役士兵、前拆弹部队成员。

面对镜头,他神色泰然,彷佛各种残缺并不存在。

  “我相信一个人的价值,在于他如何面对困境。

”麦斯特说。

  “我被炸上天”  麦斯特对爆炸时刻的记忆无比清晰。

  2010年9月19日,阿富汗坎大哈省,身为联合特种部队(JSOC)拆弹小组(EOD)的技术员,麦斯特正带领小队进行夜间突袭任务。

  他走在最前头,搜索地面上可能埋藏的简易爆炸装置。

“我用通讯设备告诉我的兄弟们先止步,等我完成周边检查。

我很确定在某个地方埋着炸弹,我必须找到它。

”  他弯着腰,仔细观察地面上是否有电线、或是泥土翻动的痕迹,确定安全后,转头向狙击手发出继续前进的手势。  突然,一阵刺眼的闪光,他踩上了引爆装置。  “我清楚记得那一刻,被弹飞向空中,在5到10英尺远的距离落下,我被一团巨大的粉尘笼罩,很痛,但站不起来。”  麦斯特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抹去眼周的粉尘,才发现他的左手食指已炸烂,其他几只手指则是不规则地向其他方位歪斜着。  疼痛,剧烈地疼痛。他感到一阵晕眩,耳机内传来战友反复的大喊,“EODISHIT!EODISDOWN!”(拆弹技术员受伤!拆弹技术员倒下!)  “我才意识到,他们说的是我。”  五天后,麦斯特在华盛顿特区北边的军医院醒来,“从此就是一个新的世界了。”  “必须站起来”  张开眼睛,麦斯特发现自己躺在明亮洁净的医院里,也发现自己失去了双腿,以及左手手指。  他与妻子相拥、亲吻,一旁六个月大的儿子,静静地用一双透彻湛蓝色的眼睛望着突然变了样的父亲。  “你不能被就这样被打倒,不论发生了什么事,不能让你的孩子记忆里就是你躺在那里。”麦斯特的父亲在病床前告诉他。“我爱你,我为你感到骄傲,我也很高兴你没事,但你要想办法站起来”  麦斯特在一个典型的美国军人家族中长大,从小就立志要从军、人生目标是“为国家服务”、“为自由而战”。他高中毕业志愿加入军队,再选择加入最危险的拆弹小组,“因为IEDs,(improvisedexplosivedevices简易爆炸装置)是在战场上最大的杀手,我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受过更多教育的人,我需要被训练要来抵抗这个杀手,帮助我的弟兄们安全回家。”  但失去了双腿后,“我还能做什么?”  病床上,30岁的麦斯特第一次起了从政的念头。“我告诉我的太太,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保卫我的国家了,或许我还能继续这样做,就是到DC去,成为一位国会议员,确保我的国家有最好的防卫(政策)。”  麦斯特的第一个目标是离开轮椅,学会使用自己新的“双腿”。他每天坚持8小时的复健,在截肢后短短两个月内,他就重新开始走路,“即使走得不是那么好看”。  2012年初,他重回工作岗位,在国土安全部担任防爆专家,并决定开始申请哈佛大学经济学位。  一年后,他正式成为哈佛大学经济系学生,举家搬往波士顿,还迎来家中第二个男宝宝。麦斯特继续以军人的方式规划自己的作息:五点起床吃早餐、搭地铁、六点半到学校、在图书馆念书、九点上课。放学后到健身房锻炼、读书、回家吃晚饭、九点安抚两个小孩上床睡觉、再念书到11点……  “从军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受伤则让我成为一个更坚强的人”麦斯特对新浪国际说,“我希望成为我孩子的榜样,还希望能激励周围的人,用正确的态度去迎接人生挑战。”  从战场到政坛  2016年,距离那场在阿富汗的爆炸仅六年。麦斯特的生活恢复正轨,他完成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位、参加运动竞赛、学会用手开车、并迎接家中两个新生命……更决定要在2016年,也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年,角逐共和党国会议员初选,他希望能代表佛州第18选区。  “当我想到DC,我想到的是那些埋葬于阿灵顿公墓的弟兄、朋友们。”麦斯特对新浪说,他最关心的议题将是更强大的国防、以及更完善的退役军人保障。  根据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2014年的统计数字,全美有超过两千万的退伍军人,约占全美人口的7%。而在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服役的230万美军当中,万退役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相关残疾,占这两个战场兵员总数的四分之一。  这群退役军人更大的挑战在于返乡后的心理、生理以及就业专业技能不足等问题。其中,酗酒、失业、抑郁、成为游民的数字高达8%。  “走上战场时,军人们承诺给国家最无私的、最好的奉献,但他们常没有得到相同的回馈。”麦斯特说,“而战场上的弟兄们,面临着很多危险是来自于预算删减、或没有得到适当的设备……这不是他们应该受到的待遇。”  带着退役军人、哈佛毕业生、复健重生的故事、以及那像是机械战警般的黑色义肢——2016年,麦斯特来到DC,希望美国选民、共和党党内大佬们能相信,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政治新星。  特朗普是来灭虫的  2016年也是美国总统大选年,与新浪国际对话的同一天,麦斯特竞选团队发表正式声明——支持共和党即将提名的候选人特朗普。  “希拉里完全是一个错误的美国总统人选。”麦斯特对新浪说。  这名在战场上经历生死的退伍军人认为,执政八年的民主党将美国带入了错误的方向,而且,他也不在乎特朗普的另类和备受争议。  “就像是你家里有老鼠或蟑螂为患,你必须要请一个灭虫专家,你不一定要在乎灭虫专家个性是怎么样,你只要确保他能够除虫……特朗普就是这个人。”  “希拉里任由我们的士兵在战场死亡,让我们的大使死在班加西,她其实比特朗普还要有争议性。”  (新浪国际唐家婕自华盛顿)。

(责任编辑:独臂男无证酒驾 )